瑞典自然與人文 – 用行動代替口號

 
 

撰文|張芸茵 圖片來源|Image Bank Sweden

大家都知道瑞典人和自然的有著緊密關係,他們對自然的深厚依戀可說全然地展現在其工藝設計、日常生活,甚至政策法規中。在情感層面上,瑞典人對大自然的喜愛與其他人其實並無不同,但生活在其中更可深刻感受到他們對自然保育的重視,無論民間到官方都抱持相同的態度,即便是幼稚園的孩子也可以說出一番見解來,就可知道他們的環保教育有多落實了。

氣候變遷下的官方與民間態度

當澳洲大火仍在延燒之際,不禁讓人回想起 2018 年瑞典全國同樣遭遇了野火焚燒,火勢遍及瑞典大部分地區,最後還動員了歐盟各國救援才在火勢焚燒近 3 個月後撲滅。從那年起直到隔年,全國都禁止戶外燒烤,和今日澳洲政府不太一樣的是,瑞典官方並不否認乾旱和氣候變遷之間的關係,從官方到民間都承認並正視氣候條件改變的事實,因而能在教育和政策上都有積極的行動,例如參與碳排放控制和綠能政策等舉措都可以看出政府積極反映民意且有實際作為,相較於其他大國如美國、澳洲或德國等的消極態度甚至抵制,瑞典堪稱當今環保領域的典範,持續發展的環保科技甚至也成了能出口的技術產業。

環保少女及其養成

說到環保,這兩年最受關注也最具有潛在影響力的人物當屬格蕾塔·童貝里(Greta Thunberg)莫屬,童貝里以「瑞典環保少女」的暱稱受到全球關注。2018 年初次從瑞典兒童節目聽聞她在瑞典議會外罷課的新聞,當時的她不過 15 歲,至於週五罷課的用意在於提高政府對暖化和氣候變遷議題的作為。誰預期得到今日她會在全球形成如此大的影響力呢,畢竟為環保議題發聲的名人多不計數,而童貝里能在短時間內讓全球近 140 萬學生加入了她發起的週五罷課抗議活動確實是所有成人意想不到的。

話說回來童貝里這樣的領導角色會誕生與瑞典也不意外,如前所述,瑞典在自然環保議題上的重視連幼稚園小孩都懂,大概就可看出舉國上下,從民間到政府對這個議題的重視程度了。換句話說,瑞典人對自然的熱愛已經從情感面落實到了制度面和教育面,進一步形成了全面性的行動。受此教育陶冶的下一代不只懂得愛護家園的自然環境和水土保持,也有全面性的全球觀點和如何落實的觀瞻,因為他們從小學開始就常做這方面的專題報告和活動。既然短視近利的各國政商領袖不願做出改變,全球青少年對童貝里的認同就不難理解了。對這股童貝里熱潮雖然不乏來自其他歐盟成員的酸言酸語,但瑞典舉國卻深以童貝里為傲。

自然對瑞典人的實質意義

雖然瑞典目前的主要產業已逐漸轉向技術密集的 IT、通訊、生物科技、醫藥等產業,但傳統的林業仍有其重要性,因它能為傢俱和造紙等產業提供原料。目前在有計劃的法規管理下森林復育後的生長量甚至超過採伐量。雖然地廣人稀,瑞典卻沒有大肆興建地表建築,反而受到嚴格建築法規控管,以確保自然生態得以保存。大家或許仍記得幾年前亞泥在花蓮採礦所留下讓人怵目驚心的畫面,其實瑞典的礦業也曾是重要產業之一,但因為法規透明化,加上全民監督和嚴格執法,在國家公園裏採礦自然是不可能的。而經濟與環境只能取其一的兩難在瑞典也不是解決不了的問題,擅長解決問題的瑞典式做法是:先排除錯誤的發展方向,不利於環境的經濟活動,然後在過渡階段努力在政府扶植下發展其他經濟模式和替代能源。如此一來反而在能源和新興產業方面開展出一條新路來。

由於高緯度的嚴苛氣候條件,北歐的植披生長不易,大自樹木,小至苔蘚,一旦植披被破壞,需要比其他國家更長的時間來做復育。因此所有的取用都得經過周密的規劃才能達到取用平衡,瑞典並沒有因為土地廣大而忘了可持續性的發展。最值得一提的是:瑞典人從來不說 「我愛瑞典」,他們只用行動來表現,確定為子子孫孫做出正確且可永續經營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