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文化展|拯救百萬生命的發明

 
 

Nils Bohlin

#一次偶然的跳槽


Nils Bohlin 曾經是瑞典大名鼎鼎工業集團「SAAB」的戰鬥機工程師。在二戰期間,Nils 的工作就是改進飛行員下方的彈射椅 - 當飛機面臨墜毀、解體或爆炸的千鈞一髮之際,如何將飛行員又快又安全地彈射出去,以便他們打開降落傘逃生。
但是隨著戰事的落幕,在 SAAB 工作了十五年的 Nils 來到了職業生涯的十字路口。這一次,他選擇了跳槽,把求職履歷投給了在瑞典同樣赫赫有名的汽車公司 - VOLVO。這時,VOLVO正在找尋能在意外事故中更好地保護乘員安全的解決方案。出於對安全技術人才的高度渴求,VOLVO 的人事部門沒有把這個毫無汽車技術背景的工程師拒之門外。VOLVO 爽快地錄用 Nils,並立即委以重任:1958 年,Nils 被任命為 VOLVO 的第一位首席安全長。


#一項拯救百萬人生命的發明

Nils 出任首席安全長之後的首要工作,就是開發出一個理想的解決方案:當意外發生時,如何把駕駛和乘客牢牢固定在座位上,以抵擋住猛烈撞擊而不受傷害。「以前我的任務是如何把人快速地從機器裡彈射出來,現在正好相反,要把人牢牢固定在座位上。」Nils 自嘲道。

利用自身對座椅安全技術的長久經驗,以及對飛行員安全帶的融會貫通,Nils 和他的團隊很快給出了答案:利用皮帶,一邊斜跨,一邊橫跨腰下臀部,從同一固定點由上往下緊扣,就能牢固整個人體。這就是今日人們早已熟知的三點式汽車安全帶。


就這樣,1959 年 Nils 創造了汽車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 三點式安全帶,並申請了專利。同年,VOLVO 推出了亞馬遜 120 系列和 PV544 系列車型,這兩款車型首次安裝了三點式安全帶。之後,VOLVO 為所有車型都配置三點式安全帶,成為第一家將安全帶做為標準配備的汽車製造商。1967年,一次在美國舉行有關交通安全的會議上,VOLVO 帶去具有開創意義的「28,000 起事故報告」。該報告的內容基於一年之中,在瑞典發生涉及 VOLVO 車型的交通事故,它清楚地顯示了三點式安全帶不僅拯救了人們的生命,而且減少了 50-60% 的事故傷害。隨後,VOLVO 並沒有像其他商業機構一樣,利用此專利構築自家產品的競爭「護城河」,也沒有透過專利來創造更多營收,而是向全世界無償開放,讓三點式安全帶成為每一輛汽車的標配。 Nils 於 2002 年去世,但他發明的安全帶在 43 年的時間裡,至少拯救了 100 萬條生命。


#一切真的是偶然嗎

三點式安全帶是一項偉大的發明。VOLVO 從此更與三點式安全帶密不可分,以至於有一個美麗的「傳言」:貫穿 VOLVO Logo 的斜線,即代表這個品牌最引以為傲的發明。

如果 Nils Bohlin 把履歷投向別家車商,很有可能因為毫無汽車產業背景被拒之門外,或者不再從事安全技術工作。但是,三點式安全帶的發明真的是 Nils Bohlin 和 VOLVO 之間的「偶然」交匯嗎?顯然不是,這背後真正的原因是 VOLVO 始終把安全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才培育出對先進安全技術趨勢的敏銳嗅覺和成長土壤。

#如何將偶然轉化為必然


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好的人,只有像> VOLVO把安全奉為圭臬的企業,才能準確把握看似偶然的機會。這就是 VOLVO 的「吸引力法則」,不放過任何一個與安全技術發展有關的「偶然」,而是悉心將其澆灌成一種「必然」。

#三點式安全帶遭遇到的困難

VOLVO推出三點式安全帶不久,便成為全球的熱門議題,人們對於三點式安全帶這個「令人不舒服」的配備感到不解,質疑 VOLVO 為什麼要把人束縛在座椅上?遇到車禍不是待在車外比較安全嗎?

不只是人民,連政府機關、媒體也對 VOLVO 的發明感到不滿。當時的紐約時報認為:「安全帶是對於人權的冒犯,到底誰會想繫上這個?」一份公共衛生報告指出:「這是無效、不便與令人不適的。」

「有時你必須堅持對的信念,儘管受到其他人的質疑。」 Håkan Samuelsson, VOLVO CEO

#堅持不變的安全理念

事實證明,三點式安全帶能有效降低事故傷害,發明至今已拯救百萬性命。這是因為 VOLVO 秉持原始又樸實的理念:安全。

現在, VOLVO決定再次挑戰傳統。2020 年,我們讓所有新車裝上智慧限速裝置。未來,我們將引進車上監控感測鏡頭,防止酒醉與分心駕駛。是為了所有人的安全,是為了拯救下一個百萬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