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

那个发明拉链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身边很多常见的东西,因为太过熟悉的存在,而从来没有人问一句:它们是怎么来的?
比如那个发明拉链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那一年,森贝克(Gideon Sundbäck)26岁,在一家纽扣公司上班,负责滑动纽扣的改良项目。“滑动纽扣”是当时纽扣圈的非主流新物种,已经具备现代拉链的滑动原理了,但基本单位是钩扣,很容易卡住或直接爆开,所以很鸡肋。
但人们还是承认其比手动扣扣的优越性,力图再从实用维度做个升级。
森贝克是大潮中的一人,他在岗位上奋斗了七年,研发了若干个改良版本,终于在1913年做出了无钩纽扣一号(Hookless Fastener No. 1),并通过不断迭代根除了爆开问题。十年后,它有了正式的名字——“拉链”(Zipper)。
如同很多提升效率的发明一样,Zipper深远地改变了世界。它让你穿裤子的时间,从两分钟甚至以上,大大缩短至两秒——开个玩笑,人类因此获得了更多思考的时间。
而人类一思考,真是拦也拦不住。比如安全火柴、滚珠轴承、伽马刀、冰箱、电脑鼠标等等,很多发明物都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而它们的发明人,无独有偶,都是些平凡的瑞典人。
是的,森贝克是瑞典人。活动扳手、超声波、安全火柴、伽马刀、冰箱、鼠标的发明者……他们都是瑞典人。
瑞典这个900多万人口的国家,贡献了全球2%-3%的发明创新。从诺贝尔的炸药,到摄尔修斯的摄氏温标,没有瑞典人,世界恐怕会是另一个模样。对瑞典人来说,发明或许就像是一种必要的日常输出。无论你从事什么职业,最终都指向提升人类整体效率和品质。甚至还有很多都可以被视为是副产品:工作的副产品,学术的副产品,还有纯属试探玩玩的副产品——比如植入式的心脏起搏器。
世界上第一台心脏起搏器是外接的,电视一样的大小,患者需要像推超市手推车那样推着跑,画面催泪。到了1958年,有报纸报道了工程师埃姆奎斯特(Rune Elmqvist)同志正在研发小小的植入式的心脏起搏器。
第一个起搏器只工作了几小时就停摆了,他们不得不在第二天早上就换了新的,第二个起搏器工作了六个星期。事实上,这名患者一生一共换了26个起搏器,活的很长,甚至长过了埃姆奎斯特本人。
实验手术成功后,埃姆奎斯特来到国际会议上发表成果,直到那时他也并不相信这项现在每年装机量在60万的发明,会有什么未来。在他看来,就是一次“技术好奇心”的尝试而已。
还有一项瑞典人的发明,年装机量何止60万,受益人更是不计其数。
   
沃尔沃工程师尼尔斯·博林发明汽车三点式安全带
1958年,尼尔斯·博林进入沃尔沃汽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设计出三点式安全带。这项技术在1959年第一次被运用在沃尔沃汽车上,并无偿开放给整个汽车行业,已在全球范围内挽救了超过100万人的生命。
   
E.V.A沃尔沃安全平等行动
今年,是三点式安全带发明60周年。沃尔沃汽车还像60年前那样坚信,社会进步和道路安全得优先于经济收益。从三点式安全带,到1972年的世界第一款儿童安全座椅,再到2018年的对向来车智能避让……2019年,沃尔沃汽车决定再做一件回馈全人类的事:提出“E.V.A.沃尔沃安全平等行动”的倡议,向公众无偿开放中央数字图书馆,让大家都能更便捷地获取沃尔沃汽车累积了几十年的安全知识,来提升整个社会的道路安全。
对于安全,沃尔沃汽车一直是认真的。所以不难理解,为何在沃尔沃汽车的产品上,几乎所有安全配置都是标配。
   
2020款沃尔沃S90豪华轿车
比如沃尔沃S90豪华轿车等基于SPA可扩展模块架构打造的车型,都搭载了City Safety城市安全系统。该系统采用先进的雷达和摄像头,实时监测车辆周围状况。当系统探测到车辆与其他汽车、行人、自行车或大型动物存在潜在碰撞风险时,将向驾驶员发出警示,必要时系统还会主动采取降速和制动措施,帮助避免或缓解碰撞。
   
升级版CLEANZONE®清洁驾驶舱带来更健康的车
对于无数人忽视的车内健康安全,沃尔沃汽车也在一直行动,在2020款S90豪华轿车上,应用了升级版的CLEANZONE®清洁驾驶舱,首次使用与Blueair共同研发的AAC双效增强型空气净化系统,在高效滤芯的基础上创新性的引入静电过滤技术,提升对PM1物质的过滤能力,以双重净化技术赋予车内更清新的空气,这也再次展现了沃尔沃汽车在安全、健康领域的前瞻性和领先地位。
也许你会看到越来越安全的交通,就像每辆车上标配的安全带那样理所当然。
但每一个理所当然背后,或许总有一个伟大的动机。
而全球怀揣这种伟大动机的,至少有2%-3%的概率,会有一个瑞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