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可持续发展的悠久传统

可持续发展是沃尔沃汽车的业务基础,我们始终将以身作则作为远大抱负。我们对环境的承诺可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如今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愈加坚定。

打开发动机罩的沃尔沃PV 51汽车,旁边站着一位男士。

1945年 — 再制造替换零件

早在1945年,我们就开始于瑞典小镇Köping翻新变速箱。当下在汽车工业领域,我们的汽车替换系统可提供种类丰富的再制造零件。

Pehr G.Gyllenhammar,在1971年至1983年间任沃尔沃汽车首席执行官。

1972年 – 我们的首个环境宣言

我们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首届联合国环境会议上宣读了首个环境宣言。时任首席执行官Pehr G. Gyllenhammar承认我们的产品会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并表示我们决心为此采取行动。

发明者在沃尔沃Lambda传感器系统背后,展示着他的发明成果。

1976年 – 推出Lambdasensor®

推出配备Lambda传感器®的三元催化转化器,可谓一项环境技术的突破,可降低高达90%的有害排放。这是控制尾气排放的最重要的发明之一,至今仍是各类现代汽油汽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从太空眺望到的地球。

1991年 – 全世界首辆不含氟利昂的汽车

回溯以往,当年的汽车空调系统中经常使用破坏臭氧层的氟利昂(CFC)。为了应对这一环境问题,我们推出了全世界首辆不含氟利昂的汽车,两年后,我们的整个产品线都淘汰了这种有害物质。

黄色叉车正在搬运装有汽车零件的托盘。

1996年 – 针对供应商的环境要求

供应商在我们的可持续发展历程中始终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在1996年,我们开始为供应商设定环境要求,并在所有产品中自愿限制某些化学物质。

沃尔沃SUV在横跨水库的桥梁上行驶。

2008年 – 欧洲制造工厂采用可再生电力

为了减少生产对环境的影响,我们选择在位于欧洲的制造工厂中仅依靠水力发电。

沃尔沃V60柴油插电式混合动力车,连接充电电缆。

2012年 – 全世界首款柴油插电式混合动力车

沃尔沃V60是全世界首款柴油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可使用纯柴油动力、柴油和电动混合动力或纯电动动力。这是当时其他汽车厂商无法提供的功能,因此该车型凭借低油耗和长里程的优势,成为了极具吸引力的选项。

位于瑞典舍夫德的沃尔沃汽车发动机生产线。

2018年 – 位于瑞典的气候中和发动机工厂

在我们的全球制造网络中,第一个气候中和型工厂位于瑞典小镇舍夫德(Skövde)。这标志着我们朝着2025年实现成为气候中和型企业的愿景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彼时,舍夫德(Skövde)工厂是欧洲屈指可数的气候中和型汽车工厂之一。

沃尔沃XC40 Recharge纯电动 SUV,已连接安装在灯柱上的充电箱。

2019年 – 我们的首款纯电动SUV

沃尔沃XC40 RECHARGE是我们推出的首款纯电动SUV,承袭了沃尔沃非凡的安全基因。它具备出色的充电效率,仅需约40分钟**便可将电池电量从0%充至80%,且最大续航里程预计超过400公里*

工厂建筑物前的大量太阳能电池。

2019年 – 在2040年之前实现气候中和

我们宣布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在2040年之前在整个价值链中实现气候中和,与《巴黎协定》的目标保持一致。在此期间,我们的目标是在2018年至2025年之间,将每辆车的平均碳排放量降低40%,包括自身运营和供应链内的排放以及尾气排放。

沃尔沃汽车全系车型,包括XC90、XC60、XC40、V90、S90、V60、V90和XC40。

2019年 – 所有车型均提供混合动力版本

这一年,我们朝着全系车型电气化迈出了新的一步。我们承诺,从2019年起,推出的每款新车都将部分或完全采用电池动力。因此,我们是首个在全系车型中提供插电式混合动力总成的大型高端汽车品牌。

*里程根据 WLTP 和 EPA 驾驶周期而定,实际里程可能有所不同。数字基于初步目标而定。最终车辆认证待定。

**在最佳充电条件下,快速充电直流电最高至150千瓦。充电时间还取决于室外温度、当前电池温度、充电设备、电池状况和汽车状况等因素。

我们的安全创新传统

自1927年成立以来,我们在设计汽车时始终秉承着以人为本的宗旨。你可以详细了解我们几十年来在安全技术领域取得的创新成果。